關閉
北京常規旅游線路團隊地接參考價
一日游常規路線淡季價格旺季價格價格內容
八達嶺、長陵200元/人210元/人餐費,車費,景點門票,綜合服務費
八達嶺、定陵215元/人225元/人
故宮、頤和園、天壇200元/人230元/人
更多參考請點擊《北京市旅游行業協會發布“北京常規旅游線路團隊地接參考價”》去看看(10 秒)

開家民宿到底賺不賺錢

  • 1561103903
  • 北京晚報

剛剛過去的端午節重疊高考,讓民宿又火了一把。來自民宿市場的一份數據顯示,今年端午節假期民宿預訂量同比增長逾180%。端午節與高考撞車,考慮到民宿居住空間較大,可以做飯,更有利于考生休息,不少陪考家長選擇民宿入住。端午節期間,成都、北京、上海、重慶等地的民宿更是供不應求。

如今,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開民宿作為一份工作。有人是在“間隔年”做起這份工作,有人當民宿主為了兼職補貼日常,也有人是為了圓自己的一個夢想。不過,當民宿房東并不全是想象中的浪漫,其中冷暖自知。開民宿到底賺不賺錢?開家民宿真實的感受是什么?聽聽這些開民宿年輕人怎么說。

95后布依族姑娘老宅變民宿

布依族姑娘曹茜25歲的時候從三亞回到家鄉貴州,在鄉下萬峰林景區的納灰村,眾籌建成了屬于自己的民宿。她回憶自己剛從三亞回來,看到納灰村老宅時的畫面——秋天的夜里,高原的微風吹過,送來桂樹清香,滿月掛在枝頭,桂花小片的花瓣抖動,閃爍映射微弱的星光,“那一瞬間,我感覺好像回到了小時候,奶奶就坐在我的身邊,幫我趕著蚊子。”

像許多人夢想開一間屬于自己的咖啡廳、花店一樣,曹茜夢想經營自己的民宿,“那是一個完全‘我’的地方,每一處都印著‘我’的痕跡。”從設計到裝修,曹茜學會了砌磚、砌石頭、刷墻等技能。

建好后,曹茜把民宿上傳到了小豬短租平臺,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找到曹茜的民宿,許多新鮮的生活習慣也被帶到了古老的村子,“納灰村的年輕人多半去了城里工作,村里老人比較多。”2018年,農村淘寶進入黔西南,進村的快遞多了起來。每每收貨點進來新包裹時,里里外外總圍滿了人——那場面有點像是另一種形式的集市,只不過先前河邊的古榕樹變成了快遞收貨點,蔬菜、肉蛋變成了日用品、家電。

“從我自己的經驗來說,女性確實是來民宿住宿客人中的主力軍——最多的是家庭、情侶,也有女性單獨出行或閨密結伴來玩的情況,單獨來住宿、體驗的男性則很少很少。”曹茜希望村里的路能盡快修好。那也是互聯網進入鄉村的路。

女孩北京開民宿:“認可你的房子,就是認可你。”

和客人溝通預訂信息,退房信息,通知保潔阿姨進行打掃,為自己的民宿拍短視頻……這是北京一家民宿房東蔣小蕾的日常。

2016年,在北京做人像攝影工作的蔣小蕾經朋友介紹,成為小豬平臺的自由攝影師,為房東拍攝房源展示照片。她原本只想利用業余時間賺些外快,卻無意間接觸并喜歡上了民宿——“那種感覺就像小時候玩過家家,精心打造一個空間,讓住進來的人眼前一亮并且感到舒適,心里會特別滿足。”現在,這位小豬攝影師兼房東獨立經營著5套民宿。蔣小蕾說,做攝影師時,她會跟自己服務的房東交流經營經驗;做房東時,又會帶著攝影師的眼光去布置民宿:“一邊看圖紙一邊想,這個房間要用什么角度拍、光線和色彩怎么處理、掛上平臺該選哪張作首頁圖。別人認可你的民宿,就如同認可你的設計理念,特別開心。”

當民宿房東上癮,目前小蕾跟幾個合伙人剛剛在春熙路附近開了一間民宿。“當我把它當成事業去做的時候,心態就不是過家家了。我常常會思考怎么樣讓房子體驗更好。”蔣小蕾表示,現在她更像一個做小本生意的小賣部老板,但將來希望通過團隊作業,成為真正的民宿經營者,甚至引入資本。盡管在有些人眼里,她沒有在穩定的企業有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,看起來風險系數頗高。但蔣小蕾從來不擔心養不活自己,也不贊同刻板的“打標簽”。“現在,我的民宿入住率在90%以上,旺季不提前根本預訂不上。”小蕾告訴記者,民宿市場最多的客人還是年輕人,因此她的民宿入住50%的客源是從視頻社交APP上來的。

開民宿

沒有想象中那么浪漫

很多年輕人想要開民宿是看中悠閑和自由,然而現實中要想經營好一家民宿,可不是那么簡單。

“如果兼職開民宿的話,幾套房子基本每天都在忙碌狀態,可沒有那么浪漫。”蔣小蕾告訴記者,以她自己為例,5套民宿就意味著每天差不多有15位客人要辦理入住、離開,請人清潔打掃。還要隨時為客人解決問題,比如馬桶堵了等等。客人咨詢交通、旅游路線、周邊美食,房主也要耐心解答。

“其實第一批開民宿的房東都已經不在這個市場了,因為市場風向變化很快。”蔣小蕾說,如果只停留在民宿還是家庭旅館的概念上,靠價位低廉獲客,那么經營將很快陷入困境,毫無競爭力。如今民宿已經不是簡單的家庭旅館,更多的是要與當地的景點融合,成為當地旅游特色的一部分。民宿本身就是一個人們旅游的體驗之一。民宿的位置離景點是不是方便?裝修風格是不是夠有新意和吸引力?民宿本身提供的硬件是不是舒適?都決定了這家民宿是不是能成為網紅民宿。而這個時代,網紅才意味著源源不斷的客源。

開民宿

到底賺不賺錢?

開民宿是很多年輕人的夢想,這個夢想能養活自己嗎?對于經營收入,小蕾坦言,民宿房主一套房子勉強可以補貼家用,只能當兼職,但5套民宿目前可以生活得不錯了。

《2019城市民宿創業數據報告》給創業者算了一筆賬:首先看收入,一套城市民宿房源如果定價230元,旺季上調到250元、入住率80%,淡季下調到210元、入住率50%,那么靠這套房源,理想情況下你平均每月能多擁有4485元的額外收入。再來看成本和投入,平均每套房源需要投入3個月租金約6000元、裝修成本約5000元、保潔費用500元、水電客耗200元,共計11700元。平均下來,三個月不到即可實現“回本”。

如果為開民宿的房東畫像,那么80后與90后絕對是主要群體。小豬短租平臺負責人告訴記者,平臺房東的平均年齡為36歲,年紀最長的一位房東生于1931年,今年已是87歲的高齡,他在南京有一間自己的民宿,接待過7位客人。而另一方面,來自北京的房東克子,今年21歲,上半年最高單月收入超過7萬元,是95后房東中的“扛把子”。

伴隨共享住宿被大眾接受,房屋共享平臺也逐漸孵化了一批小微創業者。來自北京的房東陳科經營兩年后,共管理了20余間房源,他日常的入住率達到了85%以上。陳科在2018年上半年拿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筆融資——700萬元。他將會把這筆資金投入到精細化的運營當中。

民宿創業

“紅利”還能紅多久?

城市民宿在近兩年迎來了風口。小豬短租平臺提供的數據顯示,截至2019年5月,平臺現有80萬套房源,擁有5000萬活躍用戶。在過去的一年之中,小豬的鄉村民宿供給達到了8萬套,鄉村的業務達到了全年500%的增速,境外供給突破了10萬套,境外業務的增速達到了700%以上。在過去的一年當中,除一、二線城市以外,在三、四線城市乃至鄉村如杭州臨安、貴州雷山也有越來越多的民宿上傳到平臺。

民宿市場增長迅猛究其原因,一方面是旅游行業迎來黃金期,國家文旅部數據顯示,近年來國內旅游人次以每年10%左右的增速不斷增長,2018年有55億人次參與國內游。

《2019城市民宿創業數據報告》顯示,65%的城市民宿用戶為90及95后,而這些年輕消費者們更重視性價比,47.6%的用戶會選擇100至200元的民宿,選擇300元以下民宿的用戶占比超八成。

數據顯示,中國的民宿對酒店滲透率只有2.5%,相比英國的37%還有很大空間。中國民宿市場未來五年仍有6到8倍增長空間,預計到2023年,國內民宿對酒店滲透率將達到15%。

本報記者 傅洋

  • 編輯:邢爽
原創聲明:本文是北京旅游網原創文章,其最終版權仍歸北京旅游網所有,轉載請注明來自北京旅游網

征文啟事

為能讓網友分享自己美好旅途,記錄旅途美好回憶,北京旅游網特面向全球網友公開征集文旅類稿件。范圍涵括吃喝玩樂游購娛展演等屬于文旅范疇的內容均可,形式圖文、視頻均可。

稿件必須原創。稿件一經采用,即有機會獲得景區門票、精美禮品,更有機會參與北京旅游網年終盛典活動。

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咨詢QQ:490768046

編輯推薦

    專題推薦

    文化北京

    我要查

    北京旅游網京ICP備17049735號-1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003號

    Copyright ? 2002-2019 www.fwmsey.live,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權利

    河北时时彩快三